您的位置:首頁 >貨幣 > 正文

幣圈產業鏈機構四面楚歌 仍有平臺推廣幣圈項目

圈產業鏈機構四面楚歌。一面是監管震懾下,涉企業逐步關停退出市場,另一面是承載巨大交易量的頭部交易所,也在多方圍剿下關停國內業務。不過,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目前仍有不少臺打著區塊鏈媒體的旗號在推廣圈項目,涉及的圈企業多達5000余家,此外也有不少圈交易所仍面向國內用戶開放交易,甚至推出了上百倍的高杠桿合約交易。

為5000余家企業導流

繼7月8日北京商報記者在調查中揭露圈資訊臺“世界”頂風招兵買馬后,7月15日,世界宣布即日起停止運營App和網站,目前,在該App上已經看不到任何更新和內容。

盡管世界已經關停,但北京商報記者在百度上搜索“”“加密貨”等關鍵詞發現,目前仍有不少類似世界的臺,例如圈子、界網等,這類臺除了更新圈資訊外,還設置了不同種、交易所數據排名,甚至在為一些圈項目做推廣,其中包括挖礦臺、硬盤礦機廠商及虛擬貨衍生服務臺等。

界網為例,該臺成立于2017年10月,自稱是一個專注于區塊鏈及虛擬貨知識聚合的門戶網站,主要為區塊鏈投資者提供結構化的項目、公司、種、人物及百科數據。

值得一提的是,該臺還在為不少圈項目推薦導流,北京商報記者在該臺頁面發現,該臺推薦的項目中包括了公司項目庫、加密貨錢包、工具查詢、投資機構、挖礦礦池、區塊鏈社區、基礎設施等圈各個產業鏈臺。

例如,在界網導流的公司項目庫就達5000家圈企業,其中包括礦機租賃及算力交易臺礦金所、比特云算力臺算力寶、比特節點硬件制造商Bitseed、一站式數字資產服務臺萬有算力等……在這些導流的臺頁面中,記者點擊發現,有的臺網頁已經無法打開,有的網頁則被引進了非法博彩頁面,但不少臺仍可繼續訪問。

針對界網相關業務,北京商報記者向該臺進行采訪,界網工作人員回應記者稱,已經注意到相關法律風險,后續將下線廣告業務,主做資訊服務,并會在一個月內整改完畢。

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目前類似界網這類臺并不少見,該臺官網導流的友情鏈接處,還包括友財網、比特價格、比特交易、挖網、眾鑫玩卡、比特、蜜蜂查、世鏈財經、區塊天眼、非小號、公爵等類似臺仍在正常運營。

“區塊鏈媒體為某些數字進行宣傳的行為,擴大了知悉公眾的范圍,而且人們出于對宣傳媒體的信賴,也會信任區塊鏈媒體所報道的內容,對相應傳銷活動的推廣起到了客觀的幫助作用。”針對所謂的區塊鏈媒體,肖颯法律團隊指出,其存在被認定為幫助犯進行處罰的風險。

多方圍剿

自比特問世以來,私營部門推出各種所謂加密貨。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有影響力的加密貨已達1萬余種,總市值超1.3萬億美元。比特等加密貨采用區塊鏈和加密技術,宣稱“去中心化”“完全匿名”,但缺乏價值支撐、價格波動劇烈、交易效率低下、能源消耗巨大等限制導致其難以在日常經濟活動中發揮貨職能。

央行指出,加密貨多被用于投機,存在威脅金融安全和社會穩定的潛在風險,并成為洗錢等非法經濟活動的支付工具。

7月6日,央行曾發出通知警告相關機構,不得為虛擬貨相關業務活動提供經營場所、商業展示、營銷宣傳、付費導流等服務。此外,轄內金融機構、支付機構不得直接或間接為客戶提供虛擬貨相關服務。

基于此,金融科技專家蘇筱芮告訴北京商報記者,這些臺仍面向國內用戶推廣,符合涉虛擬貨服務機構的主要特征,根據此前央行的動作來看,此類臺面臨違規風險,后續或將面臨清理整頓。

而作為虛擬貨產業鏈的一環,圈交易所的日子也不好過。

7月16日,安被香港證監會喊話,安集團旗下的任何實體均未獲得發牌或注冊以在香港進行“受規管活動”。任何人未經證監會授權或注冊,向香港市民提供這些代屬于違法。違反有關規定的,可以起訴,如被定罪,將受到刑事制裁。

7月18日,北京商報記者仍可正常登錄安App,該臺目前提供各類定期活期等安寶理財業務、上百個種現貨交易以及1-125倍不等的永續合約交易。

針對被香港證監會警告一事,北京商報記者向安進行求證,但截至發稿后者未給出相關回復。不過,有其他頭部交易所回應北京商報記者稱,目前已關停國內用戶交易行為。

零壹區塊鏈研究總監、數字資產研究院研究員蔣照生指出,此次安被香港證監會點名,一方面說明香港正在密切關注并加大對非持牌虛擬貨交易臺的監管力度,另一方面也表明虛擬貨交易并非法外之地,安此前的全球化策略,目前正受到包括美國、中國大陸、中國香港等多個國家及地區的監管沖擊。

一資深行業分析師同樣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從中國香港監管部門將其定為“無證駕駛”,不認可其在當地運營,再次向投資者提示風險等信息來看,這些“虛擬貨交易所”在中國香港展業面臨監管風險,違反有關規定的,可以起訴,如被定罪,將受到刑事制裁。同時參與交易的投資者也要注意,這些交易所一旦倒閉或跑路,也將面臨財產損失。

警惕非法創新

針對虛擬貨后續監管,蔣照生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后續在保持對挖礦和交易兩條主線強監管態勢的同時,也將密切關注圈媒體、投資機構、評級機構等相關主體的監管力度,圈媒體可能會首當其沖,同時,也需要密切關注傳統企業機構可能的涉行為。

“據我所知,當前國內仍有不少看似與圈毫無關系的機構在尋求布局加密貨相關產業,這些機構的業務可能更為隱秘。另外,一些披著NFT(Non-FungibleToken,非同質化代)等所謂創新外衣的非法行為也值得警惕。”蔣照生透露道。

針對加密貨價格波動較大的缺陷,一些商業機構推出所謂的“穩定”,試圖通過與主權貨或相關資產錨定來維持值穩定。有的商業機構計劃推出全球穩定,將給國際貨體系、支付清算體系、貨政策、跨境資本流動管理等帶來諸多風險和挑戰。

蘇筱芮指出,當前,涉虛擬服務機構延伸至導流獲客、品牌推廣、用戶運營、交易轉賬等多樣業態,需要注意的是,虛擬貨炒作難以給實體經濟的服務帶來實際價值,建議相關機構將重心轉移至區塊鏈技術的研發與應用,既能夠降低監管風險,也符合金融科技未來的發展方向。(記者 岳品瑜 劉四紅)

免責聲明:本文不構成任何商業建議,投資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本站發布的圖文一切為分享交流,傳播正能量,此文不保證數據的準確性,內容僅供參考

  • 監管高壓態勢下 礦圈迎來海外大遷徙 監管高壓態勢下,幣圈震蕩連連,礦圈更是迎來了海外大遷徙。大哥比特幣、二哥以太坊的挖礦活動在國內停產,主打IPFS(星際文件系統)概念的FI
  • 澳洲5月失業加劇澳元/美元短線小挫 澳大利亞5月就業報告差于市場預期,就業人數減少22 77萬,失業率升至7 1%。報告出爐后,5分鐘圖上澳元 美元下跌30余點,而后震蕩回升。日圖

熱門資訊

最新圖文

污污污免费网站